关于我们

烛光奖| 彭绍贵:他留守麻风村,为了让别人走出去

发布时间:2017-06-30

云南临沧市凤庆县大郭寨乡

藤篾河小学的彭绍贵老师,

得知自己获得了

第四届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时,

激动之余,思考得更多的,

是这个奖对他身后那一群孩子的意义。


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与支持,能获奖标志着我们康复者后代,已渐渐获得社会各界的认可。但我们也要更清楚的认识,荣誉更是责任



“认可”和“责任”

只有了解彭老师身后故事的人,

才真正明白这两个词的分量。




康复村里的放牛娃

不知“读书”为何物


彭老师的父母均为麻风康复者,在他的童年时光中,有的尽是在隔绝大山中放牛的回忆。为了减轻家里生活压力,他七岁开始帮生产队放牛赚工分,有时因为牛走丢而急得痛哭;有时被山间钻出的蛇吓得胆战心惊;有时因一阵暴风雷雾笼罩吓得缩成一团……


那一段苦楚的生活成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,虽年华流逝三十多载,但我每月都会梦见在那山中奔跑着放牛,我还是那样寒心的追赶着,吓醒后只是满身的冷汗。



那时的他,对于“学校”、“老师”根本没有概念,直到有一次在山间放牛时,看到了山那头的红旗和课间嬉闹的孩子,母亲告诉他,那是别村的孩子在“读书”。此情此景,深刻地埋在了他心里,“我曾经对着苍天大喊,老天爷你真是不主持公道?苍天没有回答,喊破了嗓子,我还是我,还是那个放牛娃,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。”


麻风康复村教育资源极为有限,那时的腾篾河还没有学校,在外界的排斥下,康复村的孩子到别的地方上学,更是不可能的事,村里适龄儿童得不到教育的机会,童年的彭绍贵只是其中一位。



跟长辈自学识字

与命运展开拉锯


小小的孩童,已经知道思考命运,敢去拷问苍天,而这,确实成了他改变命运的开始。


彭绍贵的父亲本是一位中草药医生有一定文化,在儿子的请求下,他托人找来别村小学生用过的旧课本,从此,彭绍贵白天放牛,晚上在煤油灯下跟父亲读书识字,多半的时间他把课本背到山上,一边放牛一边学习,山中的树桩、石头成了他的课桌。


直至几年以后,父亲的视力衰退,彭绍贵依然坚持着他的“读书梦”,和村里的几个伙伴组织起来,拜村里的一个有文化的老人为师。十几平的小房间,放几个木墩再搭上一块木板,几个人共用一本课本,共用一个煤油灯,虽然艰苦但大家还是学得很开心。一年多后其他伙伴相继退出了,而他还坚持学习了几年。



做一个“真真正正”的学生是彭绍贵的梦想,虽然他在乡亲帮助下坚持自学,但进学校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。1996年,20岁的彭绍贵终究得离开家到外地打工,他在基建队挑过沙灰,筑路处抬过石头,也到井下挖过煤。挖煤背煤是最苦最险的活,有两次还差点被埋井下。


虽然挖煤有些风险有些累,但对我们来说是走到一个没人知道我们身份的地方挣钱。算一个最安全的地方,所以那时我们村的人去打工百分之百都去背煤。


在自己的争取下,彭绍贵在长辈那里识字读书,但还是无法逃脱“命运”的推搡——他和其他伙伴一样外出从事最苦最险的工作,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文化,就是因为要隐藏那不被接受的“身份”。


接下老师重任

不能让孩子重蹈覆辙


1999年3月,办了7年的藤篾河村小学,已经换了5个代课教师,而这第五个也提出了辞呈,理由是原来250元的工资减到130元。这意味着聘不到教师学校就得停办,村里的40多个孩子就得回家放牧。得知消息,彭绍贵心中十分焦急,难道他的命运又要在这些孩子的人生中重蹈覆辙?


他毅然接下了藤篾河小学代课老师的重任。



那时的他外出打工每月至少有1500元收入,而代课老师,只有130元5角,加上那时学校共有47个学生,四个年级,一、三、四、六,学生的学习成绩都不太理想,压力可想而知。


在藤篾河,彭绍贵不仅担任着老师的角色,更是学生在生活上、精神上的陪伴,他把每位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对待,为他们准备早饭午饭、争取助学金、排解家庭困难……



在当了5年代课老师后,27岁的彭老师考取了凤庆县教师进修学校两年制中等师范,即使家里有丧失劳力的母亲和生活难以自理的父亲、还有两岁的孩子需要照料,但为了实现自己二十年的“读书梦”,也为了能更好地教授学生,在妻子的支持下,他选择了进修。


当我换掉脱盲证,从班主任手里接过中等师范毕业证书时,不知是禁不住心中的激动还是多年的积怨迸发,我嚎啕大哭……



小小“烛光”点亮世界

改变从被看见开始


现在,彭老师渐渐担当起云南其他康复村孩子的教育推动工作,以老师、大哥、叔叔的身份,走访鼓励各地康复村的孩子,为他们争取获得接受公平教育的机会。如今,藤篾河的孩子们一拨拨考上大学,今年就有5位同学参加高考,而且成绩都不错,他们全是彭老师曾经带过的学生。



我们为藤篾河教育状况的改变而欣慰,但如今,在汉达云南项目服务的47条康复村中,由于村子远离乡镇、交通落后、歧视等原因,一师一校、一间教室多个年级、代课老师收入低微、学生辍学的现象还普存在。


正如评选“希望工程烛光奖”的社会价值一样,希望透过彭老师与藤篾河的例子,更多康复村后代的教育问题能够被外界看见,希望这个看见,就是他们改变的开始。


云南临沧市凤庆县大郭寨乡

藤篾河小学的彭绍贵老师,

得知自己获得了

第四届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时,

激动之余,思考得更多的,

是这个奖对他身后那一群孩子的意义。



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与支持,能获奖标志着我们康复者后代,已渐渐获得社会各界的认可。但我们也要更清楚的认识,荣誉更是责任



“认可”和“责任”

只有了解彭老师身后故事的人,

才真正明白这两个词的分量。






康复村里的放牛娃

不知“读书”为何物


彭老师的父母均为麻风康复者,在他的童年时光中,有的尽是在隔绝大山中放牛的回忆。为了减轻家里生活压力,他七岁开始帮生产队放牛赚工分,有时因为牛走丢而急得痛哭;有时被山间钻出的蛇吓得胆战心惊;有时因一阵暴风雷雾笼罩吓得缩成一团……


那一段苦楚的生活成了我刻骨铭心的记忆,虽年华流逝三十多载,但我每月都会梦见在那山中奔跑着放牛,我还是那样寒心的追赶着,吓醒后只是满身的冷汗。



那时的他,对于“学校”、“老师”根本没有概念,直到有一次在山间放牛时,看到了山那头的红旗和课间嬉闹的孩子,母亲告诉他,那是别村的孩子在“读书”。此情此景,深刻地埋在了他心里,“我曾经对着苍天大喊,老天爷你真是不主持公道?苍天没有回答,喊破了嗓子,我还是我,还是那个放牛娃,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。”


麻风康复村教育资源极为有限,那时的腾篾河还没有学校,在外界的排斥下,康复村的孩子到别的地方上学,更是不可能的事,村里适龄儿童得不到教育的机会,童年的彭绍贵只是其中一位。



跟长辈自学识字

与命运展开拉锯


小小的孩童,已经知道思考命运,敢去拷问苍天,而这,确实成了他改变命运的开始。


彭绍贵的父亲本是一位中草药医生有一定文化,在儿子的请求下,他托人找来别村小学生用过的旧课本,从此,彭绍贵白天放牛,晚上在煤油灯下跟父亲读书识字,多半的时间他把课本背到山上,一边放牛一边学习,山中的树桩、石头成了他的课桌。


直至几年以后,父亲的视力衰退,彭绍贵依然坚持着他的“读书梦”,和村里的几个伙伴组织起来,拜村里的一个有文化的老人为师。十几平的小房间,放几个木墩再搭上一块木板,几个人共用一本课本,共用一个煤油灯,虽然艰苦但大家还是学得很开心。一年多后其他伙伴相继退出了,而他还坚持学习了几年。



做一个“真真正正”的学生是彭绍贵的梦想,虽然他在乡亲帮助下坚持自学,但进学校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。1996年,20岁的彭绍贵终究得离开家到外地打工,他在基建队挑过沙灰,筑路处抬过石头,也到井下挖过煤。挖煤背煤是最苦最险的活,有两次还差点被埋井下。


虽然挖煤有些风险有些累,但对我们来说是走到一个没人知道我们身份的地方挣钱。算一个最安全的地方,所以那时我们村的人去打工百分之百都去背煤。


在自己的争取下,彭绍贵在长辈那里识字读书,但还是无法逃脱“命运”的推搡——他和其他伙伴一样外出从事最苦最险的工作,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文化,就是因为要隐藏那不被接受的“身份”。


接下老师重任

不能让孩子重蹈覆辙


1999年3月,办了7年的藤篾河村小学,已经换了5个代课教师,而这第五个也提出了辞呈,理由是原来250元的工资减到130元。这意味着聘不到教师学校就得停办,村里的40多个孩子就得回家放牧。得知消息,彭绍贵心中十分焦急,难道他的命运又要在这些孩子的人生中重蹈覆辙?


他毅然接下了藤篾河小学代课老师的重任。



那时的他外出打工每月至少有1500元收入,而代课老师,只有130元5角,加上那时学校共有47个学生,四个年级,一、三、四、六,学生的学习成绩都不太理想,压力可想而知。


在藤篾河,彭绍贵不仅担任着老师的角色,更是学生在生活上、精神上的陪伴,他把每位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对待,为他们准备早饭午饭、争取助学金、排解家庭困难……



在当了5年代课老师后,27岁的彭老师考取了凤庆县教师进修学校两年制中等师范,即使家里有丧失劳力的母亲和生活难以自理的父亲、还有两岁的孩子需要照料,但为了实现自己二十年的“读书梦”,也为了能更好地教授学生,在妻子的支持下,他选择了进修。


当我换掉脱盲证,从班主任手里接过中等师范毕业证书时,不知是禁不住心中的激动还是多年的积怨迸发,我嚎啕大哭……



小小“烛光”点亮世界

改变从被看见开始


现在,彭老师渐渐担当起云南其他康复村孩子的教育推动工作,以老师、大哥、叔叔的身份,走访鼓励各地康复村的孩子,为他们争取获得接受公平教育的机会。如今,藤篾河的孩子们一拨拨考上大学,今年就有5位同学参加高考,而且成绩都不错,他们全是彭老师曾经带过的学生。



我们为藤篾河教育状况的改变而欣慰,但如今,在汉达云南项目服务的47条康复村中,由于村子远离乡镇、交通落后、歧视等原因,一师一校、一间教室多个年级、代课老师收入低微、学生辍学的现象还普存在。


正如评选“希望工程烛光奖”的社会价值一样,希望透过彭老师与藤篾河的例子,更多康复村后代的教育问题能够被外界看见,希望这个看见,就是他们改变的开始。


注:文中照片已获本人同意公开


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由深圳市TCL公益基金会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发起,旨在通过评选,在全国范围内发掘辛勤耕耘在贫困地区农村基层教育战线,坚守岗位默默奉献的优秀乡村教师,充分展示他们的师德风貌和职业梦想,鼓励更多的优秀教师扎根农村教育,推动农村教育事业发展。




注:文中照片已获本人同意公开